英国史
作者:陈 姜    更新时间:2018-11-30 13:55:02

一、著作地位

课题研究的下半年,我重点研读了休谟的《英国史》,这部著作叙述了从凯撒征服不列颠到1688年光荣革命这段英国史,被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称为“迄今所有的语言文学中写得好的”,而史学大师爱德华·吉本也因此书称休谟为“苏格兰的塔西佗”,成为英国历史学界的基础著作,长期无人替代。

二、重点内容节选

1.第四十五章  詹姆斯一世

1)王位的继承

斯图亚特宗室继承都铎宗室,薄海宁定;虽英格兰列王子承父业,无以过之。终伊丽莎白一朝,海内观瞻所系、不外乎国本大计。女王大限将至,形势渐渐明朗:唯有苏格兰国王才能提出正当的继承要求。詹姆斯是亨利七世长公主玛格丽特的重孙。都铎男嗣已绝,他的继承权无可争议。苏格兰女王玛丽的继承权受到宗教信仰和其他偏见的阻碍;但这些障碍只适用于她个人,跟她儿子无关。人们还考虑到:虽然自诺曼征服以来,血缘继承法屡遭践踏;但破例更多地源于暴力或权谋,远非谋国大经。嫡系继承人最终仍然胜出。夺嫡乱统、复子明辟,鲜有免于骚乱者;足以告诫审慎之士,未可轻于破例。虽然亨利八世的遗嘱经国会裁可,业已默认排除苏格兰世系的继承权;但国王的残暴、反复彰明昭著,遗嘱安排得不到任何正当理由支持、对国民毫无权威可言。伊丽莎白垂危之际,也承认了至亲詹姆斯毋庸置疑的资格。举国欢悦,似乎乐于迎驾。虽然詹姆斯出生、受教于外邦敌国,但人们根据他温和、明智的性格,希望他会接受英国君主制的准则。他们审慎地预见到:两王国联合的利益大于臣服苏格兰君主的不利。伊丽莎白清楚地看到:英国人迅速投靠她的继承人,再加上其他因素的影响,陷入最深的忧郁中。睿智的女王明察秋毫、经验丰富,因而洞悉种种人情世故,却没有充分估计廷臣的忘恩负义、人民的水性杨花。

2)国王滥施恩赏

  不过,他对新臣民涌现的巨大爱戴并非无动于衷。他生性重情,急欲以仁政善意回报。詹姆斯一朝初年封爵之滥,大概肇因于是。他入境不及六周,就封授了至少二百三十七位骑士。伊丽莎白吝惜爵位,不下于吝惜金钱;纵然以前颇受物议,这时却开始受人珍惜、尊重。人人都意识到:国王滥施恩赏,则爵禄不足为贵、受恩者不知感戴。各种爵位如此普遍,因此不再是杰出的标志了。国王不经遴选、审议,就封授无名之辈;恩赏只能表明他的和易与善良,不能证明他的友谊与尊重。

  圣保罗教堂镌刻的讽刺,保存了新贵族脆弱的记忆,这种艺术实在必不可少。

  我们推断:如果国王滥授封爵仅限于英格兰,没有让苏格兰旧臣民占据畸高的比例,他们大概不会这么不满。终詹姆斯一朝,国王施政主要依据性情和喜好,而非政治审慎的准则。他偕大批苏格兰廷臣入境;后者急不可耐,多方索惠于好脾气的君上。他的英国臣民怨声载道,不难想象。伦诺克斯公爵、马尔伯爵、休谟勋爵、金罗斯勋爵、乔治?休谟爵士、国务秘书埃弗林斯通立刻跻身于英国枢密院。国王封乔治?休谟爵士为邓巴伯爵,在这位绅士生前一直恩宠有加。在国王曾经宠爱的所有贵族中,邓巴伯爵虽然不是最有权势的,却是最明智、最正直的。一段时间后,国王封海伊为唐卡斯特子爵;随后又封他为卡莱尔伯爵,赐予大宗王室产业。卡莱尔伯爵以豪华的宫廷气派,将所有这些挥霍一空。拉姆塞封为霍尔德尼斯伯爵。还有许多其他人突然平步青云、位极人臣。他们的傲慢自然激起了周围英国人的嫉妒,后者视苏格兰贵族为外人和宿敌。

3)对国王的不满

这段历史是英国全部历史中最有党派性的一段。作者在这一段的立场最为持平,却遭到了最多的责备。托利党对他不满,因为他承认奥兰治亲王的入侵拯救了詹姆斯二世正在危害的自由权利。辉格党对他不满,因为他将夏夫茨伯里及其党徒描写成投机野心家,拒绝承认查理二世包藏祸心。从后见之明看,他正确地将历史描绘为多方面在黑暗中的博弈。没有一方有能力预见未来或谋划一切。查理二世的国会如果愿意提供詹姆斯时代的拨款,查理一世的国会如果愿意提供查理二世时期的拨款;危机本来不会爆发。即使克伦威尔也从来没有放弃恢复国会统治的希望,只是无法在狭路上倒车,只能一步步越走越远。在光荣革命中,没有一方最终战胜另一方。只是大家都接受了最近的教训,不敢再冒自焚其宅的危险。

2.第六十章 共和国

1)共和国的期望

查理一世遇弑后,英格兰全境一片混乱。当权派出于净化和革新的精神,解散了国民以往习惯的全部教俗机构。人人都在设计共和政体。无论蓝图多么新奇、多么空想,作者都会热心地推荐给甚至武力强加给同辈公民。人人都在调整教会体制,以适应自己的特殊口味,没有传统的权威来源。新体制完全依据假想的灵感,而非任何人类理性的原则,除了伪善的套话和拙劣的修辞,别无其他手段可以争取旁人。平等派坚持均分权力和财产,拒绝一切依附与从属。

  千禧(第五王国派)要求:政府本身应该废除,人类的一切权力应该委诸尘埃,从而为基督的统治开辟道路。他们期望基督突然降临。反律法派甚至坚持搁置道德法则和自然法则,让内在的原则引导选民。内在的原则更完美、更神圣,优于正义和人道的卑微原理。一个相当强大的派别大声疾呼,反对什一税和教务赋租;力主世俗当局不应以权力或岁入支持任何教会体制。另一派猛烈抨击法律及其信徒,借口简化司法布局,要求废除整个英国司法体制。英国司法体制似乎跟英国君主政体互为表里、难分难解。有些共和派并没有接受如此放肆的主张。这些人甚至都对自己的圣洁走火入魔,自以为享有特权。在很大程度上,一切声明、誓言、法律、约定对他们丧失了影响力。社会纽带到处都在解体,人们无法无天的激情获得了思辨原则的鼓励;这些原则更加无法无天,更加危害社会。

2)保王党的成立

保王党由贵族和显要绅士组成,权威遭到剥夺、财产遭到抢劫;对征服他们的卑鄙敌人义愤填膺、恨之入骨。长老派首先支持国会军,却愤怒地发现同僚诡计多端、阴险过人,抢走了他们费尽心血赢得的所有胜利果实。保王党依据他们的倾向和原则,热忱拥戴不幸君主的儿子。他们哀悼先王惨死,敬仰遗泽,永志不忘。长老派的目光自然转向同一个对象;但他们仍然需要征服许多偏见,平息许多恐惧和猜忌,然后才能衷心拥戴王室复辟。他们曾经戮力反对王室,极度痛恨君主制原则。

3)独立派的出现

独立派是共和国唯一可靠的支柱;他们在国民当中微不足道,却篡夺了整个政权。独立派是一支人数众多的军队,将近五万人;但他们的纪律和勇气跟人数同样可怕,受到危险的精神激励。由于这种精神,军队严重威胁了他们假定的主人国会。士兵习惯于种种畸形的政治幻想、种种狂暴的宗教喧嚣,几乎完全不懂得公民的服从;仅仅出于明显的必要性,理解某些军事服从的准则。他们一面坚持只要天意保佑他们成功,就能证明他们有正当理由恣意践踏法律与正义;一面只要有望找到类似的认可和权威,就随时准备制造新的混乱。

4)克伦威尔横空出世

天下嚣嚣,易动难安。唯有奥利弗·克伦威尔一柱擎天,对军务和政务施加巨大的影响。此人在他生活的时代中如鱼得水。他低贱、粗俗、狂悖的性格足以赢得民众的亲近和信任,雄健、果敢、奋进的品质足以保证他们俯首听命。他能跟最卑微的哨兵不拘形迹,甚至插科打诨,却不会因此丧失权威。他能转入一定程度的宗教迷狂,却从来不会忘记利用宗教实现政治目的。他身为臣民,憎恶君主制;身为公民,鄙弃自由。他暂时压制各等级服从国会名义上的权威;暗中借助诡道和勇气,为自己的无限权威铺路。

5)国会横暴无道

  此后,我们只能将下议院残余的一小部分称为国会。国会横暴无道,大施淫威;通过表面上庄严和公正的手段,谋害了自己的君主。然后,他们开始谋求更文治、更合法的统治气氛,扩大他们狭窄的统治基础。他们接纳了几位被逐和缺席的议员。这本来不会引起多少异议,但有一项条件例外:这些议员必须签署声明,赞同他们缺席期间审判国王的种种举措。有几位议员愿意接受这样的条件,从而分享权力;大多数人耻于假借国会的权威,文饰如此彰明显著的篡逆。残余国会颁布令状,在某些地方举行新的选举。他们希望,这些选区的利益关系足以保证自己的朋友和部属当选。他们提名了一个国务会议,由三十八人组成。委员会接受一切陈词,指挥全体海陆军将领,执行法律,署理一切提交给国会的事务。残余国会声称:他们要全力调整新议院的法律、形式、规划。他们承认,他们的权力完全来自国民。他们声称:一旦奠定国本,就会还政于民。

  在共和国的武力威胁下,英格兰一切事务在表面上平静下来。列强彼此争战,无暇干预岛国内讧。年轻的国王穷困潦倒、无人重视;有时住在荷兰,有时住在法兰西,有时住在泽西岛。他在目前的困境中自我安慰,希望将来会时来运转。只有苏格兰和爱尔兰的政情直接威胁到新共和国的安宁。

  蒙特罗斯和汉密尔顿相继失败后,他们的党派垮台了。苏格兰的一切权威落入阿盖尔公爵和苛刻的牧师手中,他们的党派最敌视王室的利益。然而,独立派妨碍了英格兰确立长老派教义。他们对此深恶痛绝,以致接受了相反的政治准则。英国国会邀请他们把政体修改为共和制,他们却仍然决定坚持拥护君主制。苏格兰自古都是君主国,他们在盟约中明确承诺保卫君主制。此外,他们还考虑到:名门世家掌握了王国大部分产业,难以奠定共和制;没有王室授权的大法官,无法保持共同体的和平和公正。因此,他们一直在抗议处死国王。王位一旦空缺,他们就立刻公开宣布嗣子查理二世继位;但新君必须“举措得宜、严守盟约,君侧只能接待虔诚圣洁、忠心尽责的人”。他们插入这样不寻常的条件,一开始就要求君主承认。这充分证明他们有意严格限制国王的权威。英格兰没有借口干预苏格兰内部事务,暂时听任苏格兰人确定自己的政体。

英格兰既然以爱尔兰的统治者自居,征服该国就更加刻不容缓。我们为了适当地概述爱尔兰事务,有必要回溯数年、简要叙述英格兰著名革命期间的政情。先王同意跟天主教叛军停战。他无论是为保障爱尔兰清教徒的安全考虑,还是为改善自己在英格兰的利益考虑,停战都必不可少。国会为了抹黑他的举措,谴责他偏爱可憎的叛军,大声反对停战协定的条款。他们甚至宣布:停战协定未经国会批准,因此是非法和无效的。阿尔斯特的苏格兰人和芒斯特举足轻重的贵族因茨昆伯爵拥护国会的宣言。

6)战争的继续

  由此,战争仍然在继续;但国会由于英格兰危险的骚乱,没有给他们在爱尔兰的盟友提供有力的支援。副王奥蒙德侯爵是爱尔兰土著,具备非凡的审慎和美德。他计划平息爱尔兰的骚乱,以叛军勤王。许多有力的因素促使爱尔兰土著支持王党。国王的准则总是引导他宽容所有领地内的天主教徒,清教徒公开反对他的主因就是这种默契的宽容。国会恰好相反:纵然没有受到挑衅,还是一直威胁要严格限制他们,甚至完全消灭他们。爱尔兰叛乱一开始,国会就拍卖了所有叛乱者的产业。国会公开保证,将这些产业交给出资靖乱的冒险家。因此,爱尔兰人有充分理由对国会军在纳斯比的胜利感到慌恐。天主教各郡和各市镇组成的基尔肯尼议事会跟奥蒙德侯爵达成停战协定。他们公开宣布恢复效忠,派出一万人马赴英格兰勤王;且满足于赦免叛乱者和宽容天主教的回报。

  在此期间,不幸的国王走投无路。他投奔苏格兰军队避难,受到严密监护。他和朋友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他的权威,甚至自由都无望恢复。国王命令奥蒙德:如果无力自卫,宁可向英国人投降,也不要向爱尔兰叛军投降。于是,山穷水尽的副王交出了都柏林、特雷达、邓多克和其他要塞。迈克尔·琼斯上校以英国国会的名义接管了以上各地。奥蒙德自己前往英格兰,觐见国王。国王感谢他过去的服务。他在伦敦附近平静地隐居了一段时间,但国会禁止他和另外一些保王党人接近京师。他发现一切事态都对君上不利,更可怕的灾难迫在眉睫;觉得最好亡命法兰西,跟王后和威尔士亲王会合。

  7)王国四分五裂

奥蒙德一到爱尔兰,就发现王国四分五裂,各派明争暗斗,皆怀仇怨。在他交出的都柏林和其他市镇,英国国会的权威已经确立。在阿尔斯特,奥尼尔仍然声势浩大。国会军诸将更在意自身安全,而非保全他们的国家或宗教,且秘密跟奥尼尔联系。爱尔兰教士反对奥蒙德,贵族却拥护他。其他爱尔兰人在二者之间举棋不定,举措无力。独立派军队篡夺政权,爱尔兰北部的苏格兰人和他们的同胞一样愤怒,宣布拥戴国王;但许多偏见仍然妨碍他们跟国王的代理人精诚合作。所有这些四分五裂的议事会和相互抵触的态度使奥蒙德无法取得进展,国会军仍然保存了反对他的阵地。在此期间,共和派忙于在英格兰镇压保王党叛乱,征服国会,给他们的君主审判、定罪、行刑。他们完全忽视了爱尔兰的补给,听任琼斯和都柏林部队陷入山穷水尽、不堪一击的境地。副王虽然四面楚歌,却仍然没有忽略勤王事业的大好机会。他最终集结了一万六千人马,向国会军的要塞挺进。蒙克麾下的邓多克戍军哗变,交出了要塞。特雷达、纽瑞和其他要塞陷落,都柏林面临围城的危险。副王马到成功,似乎胜利在望,以致年轻的国王有意驾临爱尔兰。

 

版权 江苏省东海澳门太阳城赌城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后台登录
地址:江苏省东海县牛山镇富华路  电话:0518-87281068 
邮编:222300 苏ICP备12024651号
江苏省东海澳门太阳城赌城 All Rights Reserved